礼敬英雄 呼唤信仰
2012-07-24 15:44:05   来源:   评论:0 点击:

让信仰的火光照亮征途 

王敏(解放军艺术学院教授)

  信仰,是民族素养的重要标志之一。这是一个重大而严肃的命题,是当前社会所急需的。众所周知,纪实体裁的戏剧非常不好写。演出以炽烈的激情,采取了现实与历史交织,在现实主义基础上大量吸纳表现艺术的语汇,塑造了张绪等离休老红军干部们离而不休,寻找新的战斗岗位,宣讲革命传统和革命信仰的共产党人英雄形象。他让我想起高尔基笔下的丹柯,举着自己燃烧的心,引领人们穿过黑暗泥沼和密林!

  舞台设计很有学问,全剧一景,质朴简洁:一个三个门的墙,顶上面堆着两组沙包。一个斜长的阶梯从右房顶向右前方伸下来,很有冲击力。通过导演的语汇让人联想到,这三扇门不仅是物质上的支点,更是深层的心理之门,记忆之门。是人物的心灵之门向我们打开了,无数动人的故事绘声绘色地向观众娓娓道来。 

信仰支撑主旋律创作 

 王福麟(中国话研会副会长、秘书长) 

       话剧《信仰》剧名起得很好,直奔主题,很直白地说明了这出戏要说明什么,我感觉这出戏在大声地呼唤当今社会最缺乏的东西——信仰。这出戏的作者、导演、舞美乃至长江人民艺术剧院的艺术家们,用剧中主人公的坚守和信仰来完成了这部戏的创作。这出戏是当下很缺少的主旋律作品。现在人们的信仰缺失到了“最危险的时刻了”,这出戏出来得非常及时,对当前社会是有着贡献的,是值得提倡的。 

一出表演到位的好戏

  刘平(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 

      《信仰》在今天具有现实意义,也是我们现实的一种需要,我们看这出戏是很有警示作用的。这是一出好戏也是一出很难写的戏,也是难演的戏。编剧把这个难写的戏写得这么感人,我觉得他找到了一个很难找的视角。导演不是单纯展示现实和历史人物,而是展示这种现实和历史人物的情感交流,引发今天人们的思考。我觉得导演整个演出、舞台处理非常流畅,我特别欣赏灯光和舞美,我觉得灯光舞美为突出戏的主旨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演员的表演非常到位,有激情,真情实感出来了。 

主旋律当有一席之地

  李法曾(国家话剧院一级演员)

  这是一部主旋律的作品,提出了信仰问题,同时回答了信仰问题,这出戏给我感觉是股新鲜的空气,有阳光了,有氧气了,沁入人的心扉了。当时我在剧场就感觉到心里很痛快,我们应该有自信,就是要排主旋律的戏。“共产党员永远没有二线”,《信仰》中这句台词给我印象非常深。《信仰》这部戏不是作报告,纯教条,戏里有戏剧冲突,非常真实地体现了生活。导演处理得非常好,把舞台用活了,上下左右,门里门外,过去现在,交替时空变化,独白、群白,交叉错位。战场、和平环境用得非常充实饱满、生动准确,尤其是最后的党旗,楔入顶端的高台阶,用得特别有力量。演员表演有激情,性格突出,尤其是张绪我希望大家应该扶持一下这样的好戏。

  《信仰》成功地叩击了心灵

  郑振环(原八一电影制片厂厂长、一级编剧)

  信仰问题确实需要“挽救”了,看这出戏我很有感触,我也在反省自己是否像主人公一样兢兢业业,坚持自己的信仰。我觉得这出戏很不好写,把没用动作性的戏,向戏剧层面上升华,找出戏剧冲突、人物命运、人物性格来。这出戏写得成功,不仅在于场上获得了多少的掌声,更在于他叩击了人们心灵。

  醒世之作 励志之作

  康式昭(文化部政法司原司长)

  这是一部高扬革命理想、坚定信念的警示之作,是一部呼唤崇高、呼唤奉献的醒世之作,是一部坚守信仰阵地、打造人生高地的励志之作。这是一部商品大潮下金钱万能时代的反潮流作品,是一部告诫勿忘入党誓言、牢记党的宗旨的党课教材,是一曲昂扬的人生价值颂歌。这出戏有洪钟大吕的声势。编剧找到了独特的表现方式和途径,这是剧作家的特别奉献。导演手法时空交错、舞台灵动、虚实相协、刚柔并济,这出话剧在表演手法上有突破,是迄今为止时空交错最多、最活的一出戏,导演功不可没,灯光和舞台设计也帮了大忙。演员表演都非常到位。长江人民艺术剧院推出了这么一台好戏,是一个突破,是极富现实意义和现实价值的。

  现实需要信仰坚守

  姚欣(文化部原艺术局巡视员)

  这出戏很有现实意义,在观念、价值取向多元化的今天,我们还要不要坚持革命理想、革命信念?这样的作品多起来,这样的社会舆论更强烈些,有助于重新构建我们的价值取向和道德观念。这出戏以真人真事为蓝本写成,生活是基础,但比生活更高、更集中、更典型。这样的作品应该得到更多的关注和支持,不仅在部队演、在大学演,还要在社会更广泛地演。

  激情是支撑的力量

  黄维钧(《中国戏剧》原副主编)

  信仰是形而上的顶峰,是意识形态的,这部戏很不错,很感人。感动有两点,一个是由真实人物塑造的艺术形象,自然有说服力。编剧导演对人物的理解很深很准确。在过去的战争岁月里形成的信仰在历史的演变中始终要坚守,构成了整个戏的激情,是支撑这出戏的支柱。剧中对时空的处理,很有机地组织起来了,构成了现在的价值观,解释得很圆满,时空交错的运用是很好的。还有一点成功的是演员的激情,整个演出的激情,以及导演的节奏处理,这个激情始终是这出戏不可或缺的支撑力量。音乐唤起对历史的回忆,这个历史的内涵对于这出戏很重要,是构成人物心理的重要支撑部分。

 

  这样的戏时代需要

  姜志涛(《中国戏剧》原主编)

  《信仰》的演出充满激情,我作为观众深受感动。看了这出戏之后,有信仰的人都很执著,坚守信仰的人更值得尊敬。话剧《信仰》饱含激情,宣讲革命信仰,讴歌战斗英雄,这样的戏时代需要,人民需要。有几点我特别感动:指导员身边有三万斤粮食自己饿死了,这些坚守信仰而英勇牺牲的人确实值得尊敬。作为地方文艺团体能有这种军人气质、这种阳刚气魄很不容易。总的来讲,我祝贺这台戏演出成功。

  主旋律有震撼力

  赓续华(《中国戏剧》主编)

  看这出戏,我感觉是再一次受教育,主旋律的戏还能演得这么好、这么有震撼力,给我们带来很多思考。我觉得有信仰的人灵魂有停留的地方,没有信仰的人灵魂是漂泊的。我们这部戏写的不是一般的信仰,是对革命对党的坚守。中国共产党为什么会成功?那是因为人民。剧中写到张绪很不近人情,能感觉到作者是在用这种不近人情来呼唤我们的党、各级领导干部不要忘了老百姓是怎么用小米把你们喂大的,这是这出戏我觉得最有价值的地方。

  慷慨激昂 大开大合

  童道明(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编剧)

  这出戏最大的成功是让指导员成为第二号人物,这也是一出把戏剧假定性用到了极致的戏。这出戏主演所表现出的慷慨激昂,成为最为个性鲜明的表演,相当吸引人。这种大开大合在舞台上是非常难的,让去听党课的人能够得到满足,又让去欣赏艺术的人也得到满足,这出戏在艺术上达到一个相当的高度。另外我觉得这出戏的冲突不仅反映在舞台上人和人的对立面,也反应出舞台外社会矛盾的冲突。这种创作经历经验对话剧团体来讲,是一个非常好的锻炼,帮助我们的演员达到一个舞台艺术的新高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