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守信仰 决不后退
2012-07-26 10:25:35   来源:   评论:0 点击:

话剧《信仰》观后感 

 胡应明  杨钥 

    湖北省长江人民艺术剧院创作演出的大型话剧《信仰》,甫一亮相,便在众声喧哗的多元文化景观中,以其崇高而又平实的艺术风貌,引起了人们的广泛关注和强烈共鸣。一部主旋律话剧,无论是在首都的大舞台或是民间的小剧场,都能深深打动和征服日益挑剔的观众,为何?我们以为,正是主人公的信仰,是那久违了的却又挥之不去的信仰,以一种艺术的方式和感召力,在召唤着人们向真向善的美好情操,在拨动着人们原本柔软而坚韧的心弦。
  
  本剧是根据武汉军区空军原副参谋长张绪的事迹进行艺术创作的。张绪在战争年代为新中国的诞生出生入死;和平时期,积极参与国家建设;离休二十多年来,发起成立“老战士报告团”,到全国各地作报告数千场;去世前,他留下遗嘱“活着当标兵,死了做标本”,捐出遗体供医学研究。该剧围绕“信仰”这个主题,讲述了张绪在学习宣传党的创新理论过程中,运用我党我军优良传统和国家建设、改革的新成就,教育引导年轻一代坚定理想信念、端正价值取向的感人故事,塑造了一个鲜活的“党的报告员”形象,体现出一个老共产党人矢志不渝地坚守信仰、爱党信党跟党走的崇高精神,唱响了这个时代的正气之歌。
  
  长江人艺选择“信仰”这个主题进行创作,用一种全新的表现手法来诠释主题,这本身也是一种对信仰的追求。
  
  都知道主旋律的戏难写,难就难在主旋律里的人物很难说自己的话,经常沦为“高大全”式的人物,简单地说就是不可信。加上张绪的原型事迹又没有什么戏剧冲突,很难形成一出戏的结构要素。在这种情况下,《信仰》的编剧和导演灵活地采用了闪回的表现手法,挖掘出主人公动人事迹背后的深层次原因。比如张绪参加报告团的最初动因,居然是源于离休后“我少说还能活二十年,这么长的日子我该怎么过怎么活?”正是这种人之常情,使得信仰在人性的体悟中骤然升华。
  
  其实,闪回在话剧舞台上并非讨巧的做法,相反还常常被诟病为偷懒,然而《信仰》却因为闪回的巧妙运用而激活了整出戏。编剧和导演通过大量闪回的穿插再现了张绪一生信仰的形成过程,解释了信仰形成的坚实依据。信仰的形成绝不是某种灵光乍现的东西,其养成必然和生活经历、教育背景有关。所以张绪后来做的每件事,都能通过闪回的出现一一印证和解释。指导员幻象的出现是张绪决定离休不离岗,成立报告团的原因之一;宋老黑和老黑妻宁可让自己孩子饿着也要捐粮的过往,是张绪选择把工作机会留给宋三娃的原因;那些阵亡的红军战士、乡亲、志愿军们的出现,则是张绪信仰毫不动摇的重要原因……如果没有这些闪回的穿插,张绪现实中的所作所为就好比无源之水、无本之木,既不可信,也无法令人动容。即使把这些闪回变成回忆性的台词表达出来,也不可能达到通过闪回复原历史情境的那种直观和震撼。值得一提的是,长江人艺的表演艺术家们,尤其是饰演张绪的王国强、饰演张绪夫人的刘瑜等人的精彩表演,把人物坚守信仰所体现出的那种深蕴情感的平实力量,传递给了我们并深深感染着我们。
  
  张绪一生的信仰很简单,简单到令世人觉得可笑乃至“迂阔”的地步,但他却因了这种信仰的支撑而干得有滋有味、有声有色。总结起来,便是我们党“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指引着他走过了八十多年的人生历程。正是这种爱党、爱国、爱人民的深厚感情,让他在战争年代不放弃信仰、和平年代不失去信仰、离休以后不忘记信仰,信仰的强大力量支撑着他用自己的方式——一身正气、两袖清风,走完了一生。借用艾青在《我爱这土地》中的名句来表达张绪对这个国家的感情: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
  
  在社会转型的当下,浮躁成风,信仰缺失,“为人民服务”很多时候成为一句空洞的口号遭到质疑,甚至被戏谑成了“为人民币服务”。因此近年来,我们党明确提出建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希望重塑全体人民的共同理想,重拾共产党人的共同信仰。从这个意义上来说,长江人艺对于这个题材的创作担负着重要的使命,彰显了艺术的良心,事实上,这也是艺术工作者共同的信仰。
  
   《信仰》来得非常及时,好似给话剧舞台吹来了一阵强劲而又清新的风,这阵风裹挟起了我们对当下艺术现状以及社会现状的反思。我们所坚守的艺术信仰和理想是否已被世俗绑架,我们该怎样建立起和观众间的良性互动,在满足观众思想文化需求的同时如何提升作品境界?这些都是文艺工作者需要时刻思索的命题。剧中张绪对世诚所说的那段话,在文艺工作者身上也同样适用:“市场经济也是个新战场。是战场就有阵地,有阵地就要有人坚守。你可给我守住了!决不能后退!”他守住的是我们的坚定信仰,守住的是拒腐蚀永不沾的道德底线,守住的是崇高向上的精神境界。我们以为,这正是话剧《信仰》、是主人公张绪给我们的深刻启示,也正是这部戏的时代意义之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