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剧《信仰》何以向两会献礼
2012-07-27 11:01:52   来源:   评论:0 点击:

侯小琴 

     两会期间,由湖北省委宣传部、省文化厅、省演艺集团和空军武汉指挥所联合出品,长江人民艺术剧院创作演出的话剧《信仰》在北京演出,让全国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受到戏剧舞台艺术的思想政治教育的双重洗礼。当今社会,话剧面临着诸多方面的挑战,市场经济大潮的冲击使话剧“寂寞游走于时下的边缘地带”,那么,话剧《信仰》又是凭什么向两会献礼,在全国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中产生影响的呢?

                                                                                     思想的引领者

        在错综复杂的社会中,面对诸多诱惑,想要坚持原则与正义的人,就像在一个孤岛之上,能否坚持住一块阵地?可以说,这个问题几乎是存在于中国公民心中最普遍的问题?——这也是《信仰》创作者和表演者集体思考的问题。在市场经济的大潮中,人们的信仰和话剧艺术一样面临着诸多挑战,不甘沉寂的话剧工作者,以不服输的姿态,寻找话剧的生存空间,认为应该明智地保持话剧蕴涵着的独有思考魅力,强调“剧场是一个民族当着自己观众进行思考的场所”。正是带着这种思考,《信仰》诞生了。
   《信仰》以空军武昌上马庄干休所离休干部张绪的真实生活为题材,原武汉军区空军副参谋长张绪在战争年代,3次身负重伤、失去右眼,为新中国的成立出生入死。和平时期,他积极参与国家建设。特别是离休20多年来,发起成立“老战士报告团”,到全国各地做报告数千场。他去世前留下遗嘱,捐出遗体供医学研究,走完传奇的一生。
  在武汉大学的礼堂里,千余名大学生入座完毕,准备聆听张绪做报告。在热烈的掌声中,张绪走上讲台,行了一个军礼。就在这一刹那,他的假眼珠掉在桌子上滚落下地。掌声戛然而止,学生们惊住了。张绪从容地捡起眼珠子,吹掉上面的灰尘后又塞进眼眶里,然后镇静地说:“同学们,不要怕,我这颗眼珠子是装的假眼。我的右眼是和日本鬼子打仗时,被子弹打瞎的。现在有人怀疑要不要走社会主义道路。对于这个问题,我们这些身经百战的老头子最有发言权。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才能发展中国。”他的即兴演讲,赢得了同学们的阵阵喝彩。——张绪生活中这样的真实片断,都搬上了话剧舞台。
   《信仰》虽然是一部题材严肃的话剧,但编导用蒙太奇思维把现代生活与革命历史作对比和联系,让老革命战士与现代年轻人在剧中充分对话,通过选取张绪和家人、老干部、大学生、小老乡等生活片段使剧中矛盾起伏,剧情一波三折,年轻人对张绪信仰的质疑与人们对当今社会价值观的思索不断随着剧情展开,让观众的思虑在观看剧情的过程中得到解答,跌宕起伏的剧情扣人心弦,几度让观众在泪光和哽咽中深思。                            

                                                                 舞台艺术与思想教育的双重魅力

        话剧《信仰》的舞台是朴实的,几乎是一个不变的背景,但就是在这个几乎不变的背景下,编导让历史与现实巧妙交叉,自如地穿梭于战争与和平年代,让矛盾和剧情呈现在观众眼前,这足以窥见编导的匠心和水平。声、光、电在话剧中运用得恰到好处,从视觉到听觉都有很强的冲击力。演员的演出是倾情投入的,张绪的扮演者王国强几次泪流满面,始终极投入极倾情。剧本的几度改动、排演的几度变迁,创作和表演者付出的劳动十分艰巨。每一页稿纸、每一个舞台调度,都浸透着剧作者、导演、演员们的辛勤劳动。王国强说,本子改了几次,春节只休了几天,年前年后都在排练,因为剧场冷还冻感冒了……,演员在戏里戏外的角色,无不在思索和践行着“信仰”。
  无论任何社会角色,只要是看了话剧《信仰》,都有感动和思索,虽然进京之前在武汉的彩排只有为数不多的观众,但观众与话剧有了互动,一些观众在网上发表观后感,普遍认同话剧创作者“面对市场经济大潮在自己有限的范围内呼唤精神价值的回归是有意义的。”
  文化的商品现象,有时会把知识、思想、感情甚至理想、信仰装进一个包装很精致的盒子里,用以销售或同接受者的沟通。有人将此称为罐头文化,如同罐头食品为了刺激人的食欲,会增加色素、佐料。罐头文化为扩展行销网络和煽情、刺激,造就了一批只求味道够劲而不在意是什么的授受者。久而久之,严肃艺术就会被人们所忽视。这是个值得警觉的文化生存现象。一个有使命感和责任感的剧团,总是把自己的命运同社会的发展变迁紧紧地维系在一起,她对社会的贡献、社会对她的呼应,关系着戏剧事业的存亡、关系着社会的文明风尚。剧目总是凝结着思想倾向,话剧的魅力正是让观众在艺术和思想上受到双重的浸染与洗礼。话剧《信仰》正是一部探求新时代人们精神面貌和心灵世界的剧作,是用艺术的方法向真理求进的实践。
                                                   

                                                                     由《信仰》看话剧的未来


    《信仰》从武汉走进北京向两会献礼,其行销运作中的资源争取绝大多数是政府的投资,这固然有巨大的优越性,但却容易忽视市场区隔。话剧面临的种种艰难中,最严酷的莫过于观众对它的冷漠,话剧知音的多寡,同剧院的命运息息相关,《信仰》的创作团队长江人民艺术剧院正在寻找着自己的走向,寻找过程中的忧伤及欣慰,无不表露出他们对戏剧事业的眷恋和对社会的感应。处在开放的时代,任何一个实体建设,都难以离开社会整体的相互协调。
  一些企业人士和文化人士关心文艺改革,文艺界也在努力塑造企业家、改革家形象,把视力进一步移向社会,把自身置身于社会之中,长江人民艺术剧院从去年以来邀请院外的文化人士和热爱戏剧的挚友,以诚恳的态度共同研讨时代的趋势和剧院的走向。或许,在未来的几年,长江人艺重新打造精神高地、重塑《信仰》之时,依靠的是多元的社会资源,而戏剧在阐释信仰价值的时候,或许舞台背景运用了更多的现代元素,或许是后现代风格的多元表述,用了各种不同的声音,甚至是在轻松和出人意料的剧情中来探讨我们永恒的精神价值。

 

上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