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验与体现
2012-07-26 14:59:20   来源:   评论:0 点击:

体验与体现:记我在多幕话剧《田野的希望》中扮演主要人物 

姚松 

         参加了《田野的希望》从初稿到至今版本的演出,我在剧中扮演“姚松”这一主要人物,这是一个亦正亦谐,性格较为复杂的私企业主。“思想比较跳跃”、“行动随意”、“溺爱儿子”、“喜欢女人”、盲目追求高消费后转为“扶贫助学”,是一个“毛病”不少的“好人”。

        话剧,对作家而言是语言的艺术,对演员来说是动作的艺术。苏珊·郎格说:“艺术是一种表现人类感情的符号……”怎样才能找到符合这个人物的性格和准确情感的表态方式与手段呢?

        作家依据生活,挖掘出人们丰富而复杂的思想活动,把这些思想活动提炼成为具有行动性的语言来表现行动。演员则是从作家语言里,挖掘出那些丰富而复杂的思想活动,把它们组织成为具有语言性的行动来体现语言。结合自己的直接生活和间接生活加以想象,“假使”在构思中是很重要的,要通过剧中人物的性格特点,结合生活的联想,使人物具体化、形象化,对于这个人物更多的采用“写实”手法,追求其真实。很多处理是经过选择,做到既要生活,又要提炼。演员对角色的情感的体验也是十分重要的,也是很需要花力气的。但以往人们的认识中却往往把体验当作了表演艺术的一切,演员创作的全部。实际上把演员放在表演艺术的整体中来看,体验不过是工具手段,表现给观众,感动观众才是目的。演员的任务不是在体验本身,不是在激励自己。重要的是如何把全部的体验成果转化为可以诉诸观众视、听觉的感性形象,从而引起观众的相应的体验与思考。优秀话剧表演艺术家金山将体验与体现的辩证关系归纳为十句话:

                没有体验,无从体现。

                没有体现,何必体验?

                体验要真,体现要精。

                体现在外,体验在内。

                内外结合,互相依存。

         我在把握住人物的行动和情感的基础上,能够在“细节”上下功夫(这是我一直坚持的创作习惯)能够使人物生动鲜活起来。不论是在大学校园礼堂,还是在农村山沟小学的操场的上百场演出的检验,观众的反应是强烈的、不断的;领导和专家也是肯定的。其间因故有六位演员先后也出演过这个人物,但现场反应都达不到我演的效果,这个戏的导演,我团的前团长张安福说:“还是艾武的戏好看,他在台上我放心,不怕观众冷场”。

  

 

 

上一篇:第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