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人”不“演戏”
2012-07-26 16:17:18   来源:   评论:0 点击:

 说说我在大型方言喜剧《七十二家房客》中扮演的主要人物“梨膏糖” 

杜裕富 

        大型方言喜剧《七十二家房客》,这个戏曾在六十年代轰动江城,今又复排此剧。但演“梨膏糖”这一主要角色的老演员已故去,这个担子很自然的落在我的肩上。这个戏曾演出很多场,而且一些过去参演过的演员还继续担任原角色,是一个较为成熟的演出剧目,这是有利的一面。不利的一面当代的年青观众对剧中的所处的时代背景、故事、不甚熟悉,审美趣味也发生了变化。所以在创作时,自始自终心中要装着观众,甚至在不同的场次演出想到具体不同层次的观众。如果演员知道台下坐的是什么样的观众,同一个戏的某些场景就可以不同的演法,演员可以用不同的方式来拨动自己的“琴弦”。我要继承和发扬前辈好的东西,也要有自己的创新。戏剧是以观众为对象的艺术,无观众即无戏剧,无论你的剧本艺术是何等高超或低微,假如离开观众的趣味与欣赏力,其价值必等于零。具体到角色在作家的创作中诞生——一度创作;在导演的指导下体现——二度创造;在观众的参与下完成——三度创作。在一定的意义上,三度创作更关键、更难,只有接通观众这一“电源”才能使演员发出光芒。演员也只有通过第三度创作才能正确而客观地对自己的表演作出总体性检验和客观评价。李默然曾说过:“以我的认识,‘从观众出发’进行角色创造,它比‘从自我出发’或‘从角色出发’有更大的科学性。”方言喜剧这个样式在表演上容易使演员进入表演误区,所以经常不断地告诫自己,真正的表演艺术是“演人”不是“演戏”。我们知道会做戏的做角色,不会做戏的拼命做戏!因此虽然是方言喜剧还是应该“不是演戏,是生活”,不是“我演他”,而是“我是他”作为追求一种表演的高境界,但,决非不要技巧。

         观众总是厚爱演员,在这里想到戏剧有一个奇怪的特点:“天才的演员总能碰上聪明的观众。”事实上表演是一种心理学游戏,演员所做的一切只不过是向观众的头脑和心灵表现一个假定人物的头脑和心灵的活动和体验。付出就有收获,电视台选用由我扮演的这个人物的其中一场戏作为报道片断播出。 

上一篇:体验与体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