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大于天——记省话剧院老艺术家肖惠芳
2012-07-11 10:38:00   来源:荆楚网   评论:0 点击:

  “什么都不会,我就只好努力演好话剧。”
  “观众是我们的衣食父母,必须记住‘观众’两个字的分量。”
  “退而不休,我现在忙死了。”
  “不要出场费不能说明我没脑子。观众让我出场,就是尊重我,尊重我的艺术。”
  说这些话的,是湖北省话剧院73高龄的老艺术家肖惠芳。半个多世纪舞台生涯中,这位老艺术家对艺术创作充满激情,精勤不倦,带给观众欢声笑语;57年来,无论何时何地,面对观众,不问贵贱贫富,不顾昼夜寒暑、饥渴疲劳,站到舞台上,就一心饰演好自己的角色,赢得广大观众及人民群众的衷心爱戴与崇敬。
  艺术大于天。

  没有这份“痴”,就不会有今天的大家
  2006年9月,秋高气爽。
  一天上午,肖惠芳像往常一样到话剧院《临时病房》剧组排练场地。
  刚到场地,领导就约见肖惠芳。领导告诉肖惠芳,因身体原因,话剧《临时病房》女主角不再由它担纲。
  已经在舞台上奋斗了50多年的肖惠芳,早将话剧视作自己的生命。辞演该角色的当天,已72岁高龄的肖惠芳禁不住老泪纵横,她遗憾地说:“在话剧诞生百年的日子不能站在舞台上,我的话剧生涯没有画上圆满的句号。希望更年轻的演员能继承话剧事业,将这一角色演好。”
  1934年,肖惠芳出生在一个经济贫困但精神富有的家庭。她的祖父是一名传教士,父亲与叔叔都在教会学校读书,这让她自由受着仁爱气氛的熏陶。 因为家庭贫困,肖惠芳就读于汉口一家教会学校辅仁小学。正是在这所学校的唱诗班,肖惠芳展现出不凡的艺术潜质,并多次受到老师的表扬。升入同为教会学校的懿训女中后,肖惠芳被选入校歌咏团,并被推为文娱股长。
  “每年学校都有一台圣诞晚会,我演过同学不愿演的爸爸、老人等角色。记得在小品《买卖公平》中,我演一位解放军男战士。这样的经历为我现在的舞台表演打下了较好的基础。”她告诉记者,走上话剧之路连她自己没有料到,当年背着家里人报考文工团,一同去的10多个女孩也就她一人留了下来。
  1950年,肖惠芳被鄂南文工团相中后,第一部戏就是歌剧《刘胡兰》。“在鄂南文工团两年的时间,对我锻炼太大了。我们往往到一个地方,上午休息,下午装台,晚上演出,演完后急行军奔赴下一个演出点。”肖惠芳说,演出没有服装,就找当地百姓借,有时衣服上还散发着一股烟火味,那味道还记得清清楚楚。
  1952年9月5日,省话剧院正式成立。肖惠芳通过严格选拔成为专业院团的一名演员。她说,到剧团后,面临着就是要表演艺术专业化。她遇到第一个困难就是普通话,为了练好普通话,改掉自己前后鼻音不分的毛病,常常把舌头都练麻木了。
  后来,剧院要求演员到基层体验生活,肖惠芳先后到大冶、孝感、沔阳(仙桃)工业和农业生产一线蹲点并演出。相当长时间内,肖惠芳一年竟有8个月泡在基层。
  “大家熟悉我,可能是我演宋庆龄这个角色。”肖惠芳说,这是我舞台生涯中压力最大的角色。1978年5月,我省排演大型话剧《大江东去》,为国庆30周年献礼,舞台上首次出现的宋庆龄人物形象指定由肖惠芳扮演。肖惠芳研究大量文献资料,前后花了10年左右的时间。她常常一个人带上开水和馒头,到图书馆去查阅大量当年的资料,往往一天查了8、9个小时,根本没有查打“宋庆龄”三个字。如今,在肖惠芳家里,关于宋庆龄的资料有大摞,大多是当年做的笔记。
  “幸运的是,后来到北京后,通过李先念主席夫人的引荐,我受到了宋庆龄本人的亲切接见与指点,教我如何梳头发,穿什么色彩的高跟鞋。”回到武汉后,肖惠芳便开始揣摩这一形象,仅人物如何走步肖惠芳就苦练了3个月时间。
  从《大江东去》再到《陈赓蒙难》、《洁白的手帕》、《开国大典》、《大决战》,肖惠芳先后6次在舞台和银幕上扮演宋庆龄,成为饰演宋庆龄的“专业户”。这一形象深深打动了观众,后来,肖惠芳遇到宋庆龄生前司机,这名司机激动得含着热泪说:“首长回来了,首长回来了。”
  后来,肖惠芳凭借出色的表演获得表演艺术大奖上海白玉兰奖,并随后获得话剧界最高奖励——文化部“文华表演奖”。
  她说,“艺术是无底洞,一个人要珍惜心目中的艺术,而不是艺术中的自己,我也一样。”

  不要出场费总不能说我没脑子
  时下,演员登台演出收高额出场费,早已不再是新闻。但作为一名知名的老艺术家,肖惠芳对待出场费毫不在乎,多少让很多人觉得她“没经济头脑”。
  有一年,肖惠芳在拍摄电影《开国大典》时,前前后后忙了大半年,结果包括在肖惠芳在内的一大批著名演员,都只拿到了及其微薄的薪酬。这让当时的一些演员非常气氛,后来再与拍摄方合作,就把演出费抬得非常高,甚至在后来的演出中,“拼命捞钱”,肖惠芳对这种做法不认可。她认为,适当的演出费无可厚非,但是一心想着“捞钱”并不可取。
  肖惠芳年逾七旬,说话做事依然风风火火,但是讲到做人演戏的道理,却轻声慢语,耐心备至。她说,“观众是我们真正的衣食父母,我不得不时常提醒自己,必须记住‘观众’两个字的份量。”
  一年,武汉一家在全国都有影响力的艺术团举行晚会,在我省仅邀请肖惠芳一名艺术家参加。演出前,该团领导专门找到肖惠芳说,“肖老师,您是知名艺术家,出场费不管多少您给我个数目吧……”肖惠芳当场拒绝,并欣然前往演出。演出后,该领导再次她,“别人都给了演出费,这次无论如何您要收下。”肖惠芳说:“我这么大年纪,你们请我去就是尊重我,尊重我的艺术。”后来,这名领导多次在不同场合表示,“这才是心中有观众、有艺术的艺术家啊!”
  后来,有些和肖惠芳同台演出过的人,议论起她会说她没有“经济头脑”。甚至,武汉有些演出机构邀请肖惠芳时,知道她不计较这些,根本不跟肖惠芳谈演出费。对此,肖惠芳总是无奈地摇摇头,笑称自己是“美名在外”。
  每年,我省都会组织一批艺术家到基层给中小学生演出。有一年,肖惠芳随团到洪湖演出,刚开始场下几千名观众总平静不下来。肖惠芳一登台,就用富有感情的声音的告诉大家,她的节目是朗诵诗歌《理想》。节目开始后,整个现场竟一下子平静下来。
  “想想看,几千人听一个老太婆朗诵,那多好一件事情啊!”她说。

  艺术之路多坎坷
  肖惠芳现在很忙。
  正在热播的剧集《经视人家》里面,“老太太”这个角色的一直是肖惠芳在配音;话剧《临时病房》、汉味方言剧《搭白算数》里面,有肖惠芳的身影;无数的慰问演出中,总会有肖惠芳的节目最后“压轴”。
  事实上,几十年来,肖惠芳一直拖着病体在坚持演出。用她的话说,嗓子坏过,心脏也有问题,腰也站不直,腿、手、膝、脖子受到过严重损伤,现在走路就不太利索,时间站长了整个人就坚持不了。但是,在舞台上,肖惠芳一坚持就是57年。
  60年代初,省话剧院排演的话剧《七十二家房客》热演,肖惠芳作为主角,在戏里面要与所有房客们“吵架”。结果,连续“吵”了几十场戏后,肖惠芳突然嗓子咳血,无法发声。经查,肖惠芳“倒仓”了。
  对于专业演员来讲,“倒仓”是多么可怕的字眼。青春期“变声”过程,是专业演员职业生涯的重要时期,过渡不好嗓子就“废”了,再不能表演,很多人“倒仓”失败后再也不能从事演艺工作。
  肖惠芳知道情况后,如同一盆冷水泼上了头顶,“当时,到过北京、广州、上海等地好多医院治疗过,都建议我‘禁声’3个月。”
  后来,领导专门请来武汉三医院针灸专家刘绍安,采用家传的“烧山火”针灸手法治疗,历经数月才恢复。后来,在发声训练中,武汉音乐学院一名老教授,专门用声律学的知识来恢复她的声音。
  经过3年多时间的治疗,肖惠芳的嗓子总算“救”了回来,她说,“现在,我发‘啊’音,还是有困难。经过多年训练,这一情况才好转。”
  肖惠芳先后经历过两次严重车祸,差点终止她的艺术之路。
  1992年,一次在基层演出结束后,返回武汉的路上。由于下着小雨,司机怕天黑前赶不回武汉,踩着油门往回赶。结果与一个拖拉机相撞,肖惠芳当场撞折了腰,怎么也站不起来。后来,站久了腰疼的毛病一直伴随着她。
  不久,肖惠芳发生了更惨烈的一次车祸。当时,车撞到树上,肖惠芳从座位上甩了出去,当场脖子、脚、腿以及脸部受到重创。由于失血过多,当肖惠芳被抬出来的时候,浑身的鲜血吓得围观群众四散离开。
  医生一检查,脖子、腿不同程度骨折,膝盖更是粉碎性骨折。当时,前来探视的同事、亲朋安慰她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肖惠芳说,什么是福?以后有戏演就是福。就算以后能让我留在舞台上,哪怕做点小事,有点用处那便是福!
  省话剧院副院长、著名演员徐俊国认为,肖老师虽然浑身是病,但是站到舞台上,却从来不谈这个,只提艺术,这种境界,这种精神,正是我们社会所需要的。
  肖惠芳说,有一首诗影响了她一生,那是诗人郭小川的《青松歌》:
  有用处,就是福!
  能做擎天的柱,就做擎天的柱;
  能做摇船的橹,就做摇船的橹。
  奔前途,不回顾!
  需要含辛茹苦,就含辛茹苦;
  需要粉身碎骨,就粉身碎骨。
 

上一篇:最后一页